还是北欧那个范儿: 《冰雪奇缘2》中的北欧风情

时隔数年,《冰雪奇缘》的续作终于上映了。对研究极地生态的我来说,这部动画电影又多出一分亲切感:里面不少场景,都让我想起在北极圈附近做科考的日子。还有电影里的那些人与非人,在北欧都有迹可循。

总第195期
2020
03
杂志订阅
购买本期
  • 蘋 出水田叶敬鬼神

    蘋,又名田字蘋、四叶蘋,在华北及其以南大部分省区都可见到,生于河湖、沟渠、水田之中的浅水处或水畔湿地上。蘋为多年生草本植物,根状茎细长横走,在节部生出叶片,叶具长柄,由4枚小叶片组成。蘋虽然……

    作者: 王辰  

  • 跟着棕头鸦雀“逛”公园

    棕头鸦雀极为常见,却因“其貌不扬”常被人当成麻雀忽略掉。我以前也没太关注这种小鸟,每次看到,只聚焦于它们极为出众的“杠上体操”,以及剥芦苇的绝活。这回,我决定展开跟踪,探探它们冬日生活的更……

    作者: praying  

  • 喝花

    阳春三月百花开。2018年5月,我们讲过“吃花”,今年则要说“喝花”那些事儿——花茶,是一股从20世纪末延续至今的流行风潮。看,博物君们乘着花茶杯,在缤纷的茶水中进行“激浪漂流”。金盏菊茶杯里,他们……

  • 花茶 演化史

    听说过“花茶”“花草茶”“花果茶”,居然还有“花汤”?这些名头到底有何异同?用花做饮料,古今中外的人们各有办法。而今天市面上五彩缤纷的花茶,其实是“中西结合”的产物。

    作者: 王辰  

  • 西式花茶 无茶之茶,花色缤纷

    西方没有专门的“花茶”概念,但有传统的“药草茶”,其中不少用的是植物的花朵部分。这些“西式花茶”中的经典款,都来自欧洲原生植物,芳香与颜值并存。

    作者: 余天一  

  • 花茶调色盘

    日本动画《名侦探柯南》中,有嫌疑人通过调包花草茶掩盖罪行:在蓝色的蝶豆花茶中放入柠檬片,让茶色变红,便能与玫瑰茄茶混淆。现实中果真如此吗?我们准备了几种干制花茶来做试验,结果意外地把花茶玩……

    作者: 余天一  君仔  

  • 种花茶

    本期特别策划介绍了形形色色的花茶,其中不少种类,其实也是颜值颇高的经典观赏植物。看完前几篇,你想不想在自家阳台种上几盆“花茶花”,既饱眼福,又饱口福?我们特别邀请了园艺家玛格丽特-颜,让她在……

    作者: 玛格丽特-颜  

  • 太阳鸟 飞翔花间的宝石

    太阳鸟是一类取食花蜜的雀鸟,国内主要分布于南方。它们身形小巧,羽色亮丽,每日穿行于花丛中,颇有蜂鸟的神韵。

    作者: 郑秋旸  

  • 『微服私访』若尔盖

    去年7月,我和几位朋友应保护区之邀,前往四川若尔盖(湿地)草原拍摄野生动物。这是个仅用一天时间“巡逻视察”的计划,看看能碰到谁。

    作者: 邹滔  

  • 窃蛋龙类 并非小偷的另类“盗龙”

    除了上期介绍的驰龙类,还有一类恐龙被称为“盗龙”(raptor)——这就是名字不太好听的窃蛋龙类。曾被看作偷蛋贼的它们,如今已洗刷了冤屈,并呈现着自己的独特与精彩。

    作者: 江泓  

  • 鲨魟胎生 如鸡伏雏 似燕翼子

    鱼基本都是卵生的,但《海错图》里却有两条鱼直接产出了小鱼,这是怎么回事?

    作者: 嘉楠  

  • 碧海蜂群 二战航母战术基础入门

    前段时间上映的“硬核”战争片《决战中途岛》,再现了史上最著名的航母对决、二战太平洋战场转折点——中途岛海战。相比高精尖的现代航母,二战技术水平下的航母作战,背后有哪些基本讲究呢?

    作者: 王立鹏  

  • 部落·议会·血泪之路 切罗基共和国的兴与衰(下)

    在上期杂志中,我们讲述了北美印第安切罗基人的崛起:面对殖民者,他们快速学习先进制度,从蛮荒时代“跳级”建立共和国,以法律为武器,与美国人周旋、捍卫家园。讽刺的是,被美国人视为“野蛮族群”的……

    作者: 一枝  

  • 还是北欧那个范儿: 《冰雪奇缘2》中的北欧风情

    时隔数年,《冰雪奇缘》的续作终于上映了。对研究极地生态的我来说,这部动画电影又多出一分亲切感:里面不少场景,都让我想起在北极圈附近做科考的日子。还有电影里的那些人与非人,在北欧都有迹可循。……

    作者: 郦冰熹  

  • “蒙古眼” 一“目”了然

    单眼皮、斜眼角、窄眼裂(眯缝眼)、浅眼窝(扁平脸)——在中国常被视为北方人的典型长相,在世界则被视为东亚人(尤其是中国人)的特征。如果你了解这里面隐藏着祖先留下的护眼秘法,或许就不会想着去……

    作者: 刘砥石  

  • 中国香菜西方来 香草系列之一

    香菜即芫荽,餐厅点单时常被问有没有忌口,只因它的特殊气味,有人不爱吃。但在全世界的厨师看来,它都是标准的“香草”:有特殊气味、能为食物增添风味的新鲜植物。《博物》请来人民大会堂的国宴西餐厨……

  • 没翅膀的爬行蛾

    3月的北京乍暖还寒,路边的杨树还没发芽,就已有灰褐色的蛾子,沿着树干一阵扑腾,像在寻找什么。

  • “糖霜”撒在“巧克力球”上

    要问北京最常见的鸟是什么,答案一定是麻雀。麻雀虽然多,但很少有人能准确描述出它的样子。比如北京还有一些常见鸟:黑白相间长尾巴的喜鹊、头顶戴冠子的戴胜、红脑袋红屁股的大斑啄木鸟、脖子上戴珍珠……

    作者: 远阳  

阅读本期完整内容

使用微信扫一扫开始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