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巫闾山辽帝陵 湮没千年后,考古揭开“北镇”皇陵谜踪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20年第09期 作者: 万雄飞 

标签: 历史地理   考古地理   

由契丹族创立的辽帝国是一个波澜壮阔的王朝。它雄踞中国北方200余年,传袭九位帝王。然而,辽代帝陵中位于中华“北镇名山”医巫闾山的显、乾二陵却一直扑朔迷离,踪迹难辨。2014—2019年,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对医巫闾山辽帝陵进行了考古勘察,将这一湮没于战乱烽烟和岁月长河中的重大遗珍寻觅出来。从中,也透视出辽代帝王家诸多的荣耀与纷争,权谋和悲喜。
辽朝立国二百余年,共历九帝(正式登基),死后分别葬5座皇陵,其中祖陵、怀陵和庆陵位于今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巴林左旗和巴林右旗)一带,靠近辽都城上京城。显陵和乾陵则位于医巫闾山东麓辽宁省北镇一带,相对偏远。医巫闾山是中国“五大镇山”之一的北镇,这里山高谷深,加上辽末战火摧毁、数次盗劫和文献匮乏,千年以来,医巫闾辽帝陵形迹难辨,方位不明,成为被磅礴医巫闾山收藏的一个古老谜团。图中蓝色建筑内为帝陵新立遗址。摄影/商利民

辽代是一个颇值得书写的王朝。唐朝灭亡以后,北方草原民族契丹人建立起强大的军事帝国(公元916—1125年),先后与五代十国和北宋、西夏并立。不过,人们在谈到这一段历史时,往往以宋为主体。在大众印象中与辽帝国相关的标签,也多是澶渊之盟、萧太后、杨家将等。

相比于声名显赫的秦始皇陵、明十三陵、清帝陵等,辽帝陵的存在感也弱很多。究其原因,除了公众对辽王朝关注较少之外,辽帝陵本身也命运多舛,大多被破坏严重,面目不清。1125年辽朝被女真人建立的金朝灭亡,金兵对辽陵进行了大肆盗掘与报复性破坏。“辽国上世冢茔所在,皆焚劫发掘无遗”。辽人的厚葬习俗也使辽墓屡遭后世盗墓者侵扰和劫掠。时至当代,辽代诸帝陵地面建筑绝大部分都已荡然无存,大量文物下落不明。辽代史册档案也多毁于战火和岁月,文献记载不详。

可以这么说,辽帝陵就像是一张巨大的拼图,在漫长的烽烟战火和历史沧桑中,碎裂崩乱成了无数碎片,渐渐模糊了面容。然而,对于我们这些考古研究者来说,它却像是一个巨大的磁铁,吸引着我们不断探寻。

皇陵背后:“两大陵区,五处帝陵”中隐藏的皇权争斗
图为医巫闾山辽乾陵背后的主峰骆驼峰,也是乾陵的组成部分之一。峰谷上下遗存有众多辽代遗迹。立于山巅,但见风诡云谲,山中帝陵隐现于一片苍茫青翠之中。摄影/商利民
辽代疆域及辽帝陵分布示意图
辽代五座帝陵中,赤峰地区占了三座,分别是祖陵(太祖耶律阿保机)、怀陵(太宗、穆宗)和庆陵(圣宗、兴宗、道宗)。医巫闾山有两座,为显陵(人皇王及世宗)和乾陵(景宗、天祚帝)。一座帝陵中往往埋葬着不止一位帝王,基本为父子或父子孙关系。

失落的辽帝陵,医巫闾山尘封千年的谜题

虽形迹残碎,辽帝陵的巨大价值却不容忽视。作为一个朝代等级最高的墓葬,帝王陵寝可谓是当时政治文化、国力财富及生产技术的高度凝聚。历史上的辽朝疆域“东自海,西至于流沙,北绝大漠,信威万里”,地跨长城内外,国土面积超过北宋。北宋曾数次与契丹争雄,但均以失败告终,澶渊之盟后双方休战,互称“北朝”、“南朝”,北宋每年还要向辽国交纳30万岁币。西亚、中亚地区则“无闻中国有北宋,只知契丹即中国”,直到今天俄语中依旧以“契丹”来称呼中国。此外,辽帝陵上承唐制,下启明清,是中国古代陵寝制度中不可或缺的一环。

责任编辑 / 陈惊鸿  图片编辑 / 王彤 吴敬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