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器

『國』,城墙里有戈,意为以兵器守疆土;『戎』字里有甲有戈,意为兵器。故而古人说,『国之大事,在祀与戎』。没有兵器,国门守不住;没有兵器,民生不可安。于是从远古以木石自卫,到商周以斧钺宣威……十八般武器,次第登台。举戈才能止武。回看古兵器的发展与演进,体味中国人为和平与战争展开的博弈。

总第157期
2018
11
杂志订阅
购买本期
  • 声音

    近期,保存了唐宋彩绘泥塑的山西晋城青莲寺,因涉嫌“破坏性修复”引起公众热议。比利时鲁汶大学建筑工程学院博士研究生崔金泽通过比对修复前后的泥塑图片,认为修复方案基于现状的观察是严谨的,根据历……

  • 田螺姑娘的身世

    “田螺姑娘”在中国民间声誉素著,她是古代底层男青年源自本能的终极想象,在此类叙事中,女子与财帛来得突然,去也匆匆,骤得与骤失之间,恍若隔世,这是一场事关富贵与美满的平民式梦幻。

    作者: 盛文强  

  • 一种名叫“寄生”的马具

    寄生,是中国古代一种很特别的马具,流行于东晋十六国到唐朝初年,尤其以南北朝时最为盛行。在辽宁省博物馆,就展示着这样一件实物。

  • 亡国的碎木屑

    “快看!快看!江水里怎么有这么多碎木屑啊?”公元277年,驻守在东吴建平郡(今湖北秭归县南)长江岸边的士兵,在一向平静的水面上,发现一桩怪事:大量的碎木漂浮在江水中,一连几天,越积越多。

  • 兵器

    『國』,城墙里有戈,意为以兵器守疆土;『戎』字里有甲有戈,意为兵器。故而古人说,『国之大事,在祀与戎』。没有兵器,国门守不住;没有兵器,民生不可安。于是从远古以木石自卫,到商周以斧钺宣威………

  • 玉兵 最美的杀人器

    在博物馆众多的文物里,玉器以其温润之美,而格外引人注目。不过令人纳闷的是,玉器的门类除了礼器、玉佩饰,还有一个大门类——兵器,比如新石器时代的玉钺、玉镞。谁会拿这么精美的玉器上战场互砍?

    作者: 李行  

  • 尚方宝剑 是真的吗?

    “上斩昏君,下斩佞臣”,尚方宝剑在坊间演义中,代表着至高无上的权力与正义。但究竟什么是尚方剑?手持尚方剑就真能惩恶除奸了吗?

    作者: 莫贺延  

  • 经典里的兵器

    兵器是各个历史时代生产水平和科学技术的集中表现,中国古代兵器的发展,经历了从木石兵器到金属兵器再到冷热兵器并存的“三级跳”。下面的时间轴即展现了这一“三级跳”的过程,不同朝代因生产力的发展……

    作者: 陶襄  

  • 战士的选择刀还是剑

    以剑比德,以刀为诗。刀剑,是中国人最熟悉的兵器。在古代战场中,究竟以谁为主?不同时期,答案截然不同。这背后的玄机是什么?

    作者: 顾志慧  

  • 三国风云 神兵的虚幻与真实

    喜欢《三国演义》的朋友,对里面名将的武器无不了如指掌:关羽青龙偃月刀、张飞丈八蛇矛、吕布方天画戟,等等。名将和神兵似乎是“风借火势、火借风威”,融于一体,纵横杀伐在人们的脑海中。那些原本普……

    作者: 杨睿  

  • 鞭、锏、骨朵 打出一片天

    秦琼的锏、敬德的鞭、李元霸的锤,在人们耳熟能详的隋唐演义故事里,这些兵器“打”出了李唐天下。可历史上,击打类兵器,却是实打实的小字辈,直到唐末五代,才开始在战场上发挥作用。这些沉甸甸的兵器……

    作者: 白马  

  • 火器 大明帝国的光荣与梦想

    中国兵器在明代实现了飞跃性的发展,其标志就在于热武器制造与应用的突飞猛进。火器参战结束了单纯依靠冷兵器搏杀的时代,也体现了中西方科技的碰撞与交流。

    作者: 周渝  

  • “镖”走江湖

    镖是什么?暗器。清人爱用镖,上至王公贵族,下到民间异士,都打得一手好镖。甚至还出现了以“镖”为名的镖局。一支飞镖,一段故事,讲述的是一个悄然逝去的江湖时代。

    作者: 徐攀  张悠慈  

  • 以脏取胜 最邪门的兵器

    对付非常之敌,当然要用非常之兵器。一些因鬼神方术而生的奇葩兵器,也曾在古代战场上占有一席之地。

    作者: 梁石  

  • 阵法 诡道出神兵

    敌众我寡的军力,可以反败为胜;或强或弱的兵器,都可以变成“秘密武器”……军阵让士兵告别匹夫之勇,兵法让兵器取长补短,无往而不利。

    作者: 白义  

  • 攻守城武器 一物降一物

    一座平地而起的城墙,分开了敌我,也掀起了生死大战。为了攻城、守城,种种充满想象力的武器应运而生。

    作者: 彦杰  

  • 福州人的麦香

    人们习惯用一句俗语来概括神州大地南北食俗的差异,也就是“南人食稻,北人食麦”。但若细察之,“南米北面”这个论断并不全面。地处东南沿海的福建省会福州,便是这样的一个反例……

    作者: 皙扬  

  • 酷吏 是功臣还是罪人?

    酷吏,一惯是千夫所指、让人脊背发凉的角色。殊不知,酷吏曾是汉武帝抗击匈奴的幕后功臣,也曾是百姓敬服的青天大老爷。是什么成就了酷吏,又毁了酷吏?

    作者: 王光  

  • 隰有苌楚猗傩姿

    谁能想到,鲜为人知的山中野果,有一天会远渡重洋改名换姓,而后风靡全球呢?

    作者: 王晓申  

  • 《村舍驱邪图》 隐秘的绘画寓言

    1916年,美国收藏家弗利尔从上海古玩商手中买到一批古画,其中有一幅南宋大师李唐的作品。弗利尔常对古董商说:“别拿明代和晚期(宋元以后)的画来。”可是殊不知,这幅所谓“南宋四家”之首的李唐画作,……

    作者: 黄小峰  

  • 异味的意味

    百忙当中翻看微信,群里正聊着臭气熏天的食物,如腌渍鲱鱼、臭鳜鱼、臭干子,一时感慨起来。老夫子说“臭恶不食”,但这没能阻止人们对异味发起挑战。

    作者: 韩韬  

  • 南京·金陵机器制造局 大清朝的强军梦

    金陵机器制造局大门,一百多年前,这里汇集了中国最先进的军工设备和满怀报国热情的军事人才,也被寄予了中国摆脱落后挨打、自立自强的希望。从这里输送出去的枪炮,在中法战争、中日甲午战争等近代重大……

    作者: 喻翔  

阅读本期完整内容

使用微信扫一扫开始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