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坑村 “千古第一村”的科宦奇迹

流坑,这个乌江之畔的单姓村落,自宋以来,贡献着一个个科举神话,家族也因此突破“五世而斩”的宿命,得以千年不衰,不散。这是江西保存最完整的科举大村,堪称中国古代耕读文明的“活化石”。

总第150期
2018
04
杂志订阅
购买本期
  • 像神仙一样活着

    人生苦短其实是一个永恒命题,于是才有各种宗教文化应运而生,为人们寻找良方。基督教说,交给上帝吧。行善积德,来世可以进入天堂,复活永生;佛教说,人生就是苦,生老病死,贫病加交,积德行善吧,超……

    作者: 黄秀芳  

  • 食梦貘 我们梦中相见

    日本作家小泉八云在《怪谈》中提到“食梦貘”,这是出现在夜晚的一种怪兽,它能吃掉人们的噩梦,原本无形无质的梦境,却可以拿来当饭吃,这便是貘的神奇之处。因为有了貘,睡梦才格外安稳,噩梦消弭于无……

    作者: 盛文强  

  • 鱼符 唐代官员的“身份证”

    隋唐时,文武官员身上出现了一种非常别致的“证件”。鱼形,有小孔,分左右两半,可随身佩戴,叫做“鱼符”。

    作者: 朋朋  

  • 一封锦囊定江南

    宋开宝七年(974年),赵匡胤已经平定了荆湖、南汉、后蜀,统一中原指日可待。赵匡胤对前来议和的南唐使者徐铉说:“江南有何罪,但天下一家,卧榻之侧,岂可许他人鼾睡。”十月,寒冬将至,南征的准备工……

    作者: 莫大  

  • 伊斯兰征服印度大陆的见证

    迄今为止,这个星球上最高的建筑,当属迪拜人花费15亿美金打造的哈里法塔。828米的傲世雄姿,将“世界第一高楼”的荣耀留在了中东。事实上,伊斯兰文明对“高度”的追求和迷恋由来已久。当它在12世纪晚期征……

    作者: 周剑生  

  • 修仙记

    他们游走在名山幽壑,或市井勾栏,或大罗天界。他们希望战胜死亡、扭转命运,享受现世的逍遥快乐。他们塑造了一个奥妙无穷的异次元世界。他们向世人敞开大门,欢迎所有人依法修行,与之为伍。他们就是—……

  • 古人的升仙梦

    成仙,不似信仰,而更像一个个梦想;成仙,并非神话,而更像一场场艰难的实验与试炼;成仙,并不神秘,有时它又浪漫而瑰丽……

    作者: 陈立长  

  • 外丹 仙药还是毒药?

    若想成仙,请服仙丹。无数神仙崇拜者们都相信,只要学会炼制丹药,并坚持服用,就可以飞升成仙,获得永生。这神秘的丹药究竟有什么来头?服丹究竟是长生不老的捷径还是变相自杀?

    作者: 冬雪冬  

  • 内丹 身体 就是一座丹炉

    服石炼丹的修仙法,在一千多年时间里遭遇了无数次失败,死伤惨重。于是修行者求诸于内,以身体为丹炉,在体内凝炼结丹。气运丹田,任督二脉,三花聚顶,阴阳双修……这些玄之又玄的词汇,汇成了内丹功法……

    作者: 喻翔  

  • 辟谷≠饥饿疗法

    饿肚子就能治病,或称之为“饥饿疗法”,直到今天还运用在烧食、急性肠胃炎等疾病的治疗中。有人也许会联想到道教的修行法——辟谷,但二者却有本质的区别。饥饿疗法是为了治病,而辟谷的目的是修仙。

    作者: 喻翔  

  • 修仙者的 底线与禁区

    正道修成正果,妖道万劫不复。如何能走上修仙正道,必须遵守《修仙操守指南》。修仙,也有这些底线与禁区。

    作者: 陶襄  

  • 仙人 为何总有一把剑在手?

    仙的法器千奇百怪,而最有仙气的仙器,莫过于一口斩妖除魔、变化无穷的『大宝剑』。

    作者: 一勾  

  • 葫芦 最『仙』的蔬菜

    葫芦,不止是蔬菜。

    作者: 李行  

  • 符箓 道教施法的 金字招牌

    符箓,并不仅仅是一张灵纸。因为它,人们发明了一种语言,建构了一套文字,编创了一出舞蹈。墨汁淋漓,描画着神灵的剪影,诵读出对一切不幸的檄文。

    作者: 韦依  

  • 流坑村 “千古第一村”的科宦奇迹

    流坑,这个乌江之畔的单姓村落,自宋以来,贡献着一个个科举神话,家族也因此突破“五世而斩”的宿命,得以千年不衰,不散。这是江西保存最完整的科举大村,堪称中国古代耕读文明的“活化石”。

    作者: 晶心  

  • 法国吉美国立亚洲艺术博物馆 丝路两端的浮沉

    对中国人来说,巴黎市内的这座博物馆,比卢浮宫更值得一去。

    作者: 玉垒关  

  • 黄花青荇水窈窕

    少时不知诗文中的古人心绪,来不及仔细思量东坡那看似平淡的『但少闲人如吾两人者耳』。却被『庭下如积水空明,水中藻荇交横,盖竹柏影也』的清丽深深吸引。藻大约是水藻,荇应是荇菜,至于荇菜究竟长什……

    作者: 王晓申  

  • 民国那些“性”的教育试验

    著名导演李安在其经典电影《喜宴》中有一句台词,叫做“中国人五千年的性压抑”,今人颇以为然。不过在程朱理学兴起之前,中国人大致是能坦荡荡讨论性的。

    作者: 清平乐  

  • 火腿为什么这样“火”

    火腿另有一个别称——“兰薰”,这是说它的滋味如幽兰之香,但若论这种隽永和深沉,还是金华火腿胜出一筹。

    作者: 韩韬  

阅读本期完整内容

使用微信扫一扫开始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