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明园里的植物密码

造园者借它们画龙点睛,帝王用它们宣扬教化,而今天,我们则借助它们——四时花木,来读懂圆明园的文化密码。圆明园中曾盛放哪些奇花异草?每个庭园景观的植物如何巧妙组合?古今花卉的双重身份怎样一辨究竟?植物景观复原专家将为我们一一揭晓。

四千米高原上的千年石刻

须巴神山山脚处建有一座僧人修行房,第13铺石刻就位于僧房门前的崖壁上,其中有“弟弟的弟子野息祈祷”一句。“弟弟”指的是赞普赤松德赞之弟。他为了众生幸福、唐蕃和平,率领僧团在此摩崖刻石,礼敬诸佛。

总第108期
2014
10
杂志订阅
购买本期
  • 声音

    “有人说萧红‘不作死不会死’,说得太轻俏了。”;“小心陷入‘中国中心论’的陷阱。”;“翻译不仅仅是言词之事,它让整个文化变得可以理解。”……

  • 民国摩登:照片制成明信片

    1904年,在昆明翠湖公园的海心亭,云南第一家民营的照相馆“水月轩”开张。当时,对于一个封闭、落后的西南边陲小城,开设以商业运营为主的照相馆,是一件新鲜事,每天来看热闹的人络绎不绝,一时轰动了整……

    作者: 邢天皓  

  • 永乐大帝的“麒麟”

    永乐十二年(公元1414年)农历九月,刚刚从漠北回来的明成祖朱棣接到奏报:榜葛刺(现印度地区)奉表来贺,进贡麒麟及名马万物。

    作者: 陈立长  

  • 无地起楼台的豪奢宰相

    公元1022年,开封城里又一次迎来了友邦辽国的使者,宋廷为使臣举办了盛大的国宴,朝廷勋贵皆出席宴会以示对友邦的重视。在宴会中,辽国使者遍视群人问道:“孰是无地起楼台公?”此言一出,宴会现场顿时冷……

    作者: 刘本栋  

  • 四千年前的下水管道

    水管道有多重要?看一看暴雨天各大媒体的新闻就知道了。四千年前的先民没有交通瘫痪之忧,却也深深明白积水的害处。

    作者: 李秀娜  

  • 坎佩切历史要塞 海边的堡垒

    佩切是墨西哥东南部坎佩切州的州府。在这个濒临墨西哥湾的海滨小城里,有85%的市民将西班牙语作为母语,而另外15%的土著人,则说着尤卡坦玛雅语。因为在玛雅文明时期,这里曾是一个名叫阿·金·佩奇的部落……

  • “看见”圆明园

    圆明园,堪称“一切造园艺术的典范”,也是民族记忆的伤心之地。它荒芜、消失了150余年。如今通过严谨科学的论证,和先进的虚拟复原技术,这个承载着世界文明奇迹的“万园之园”,将重现眼前……

    作者: 倪瑞锋  

  • 特别策划 看不见的“圆明园”

    每个中国人的心中,都有一座圆明园。150余年前的那场罪恶之火,永无休止地在一代代国人内心深处蔓延,唤起悲痛、忧伤、自强……但圆明园却远远不止这些,经过清朝五位皇帝:雍正、乾隆、嘉庆、道光、咸丰……

  • 圆明园盛景图

    如今的圆明园,是一片辽阔的空地,散落着残垣断壁和大大小小的地基遗址,偶尔还能看到当年从全国各地运来的奇石,或是几株被火燎黑了的古枣树。这张地图是依据样式雷图档、古画和文献想象复原的圆明园盛……

  • 盛放在圆明园的四时花木

    盛期的圆明园,有一百五十余处以植物为特色的景区。如杏花春馆文杏烂漫,碧桐书院梧桐林立,镂月开云牡丹争艳……,更有许多建筑景点直接以植物命名,如荷香斋、玉兰堂、得树亭、荷亭等等。然而,今天的……

  • 圆明园里的植物密码

    造园者借它们画龙点睛,帝王用它们宣扬教化,而今天,我们则借助它们——四时花木,来读懂圆明园的文化密码。圆明园中曾盛放哪些奇花异草?每个庭园景观的植物如何巧妙组合?古今花卉的双重身份怎样一辨……

    作者: 吴祥艳  

  • 圆明园里的罪与罚

    在许多中国人眼中,圆明园是一种伤痛的记忆,这种记忆或许蒙蔽了一个事实——这座万园之园曾经是大清皇帝工作、生活、娱乐之处。曾经,这里每天都上演着无数故事。仅仅是有关圆明园的罪与罚,就很精彩。……

    作者: 杰子  

  • 1873年的圆明园

    夏宫,是外国人对圆明园的称呼。1873年,这座夏宫已经沦为一片废墟,尽管一直有士兵把守,但早已力不从心。这一年,在大清海关工作的德国人恩斯特·奥尔末(Ernst Ohlmer),与朋友一起从守卫稀松的东北角进入……

  • 他们看见了圆明园

    在“万园之园”圆明园建成后,从来不乏西洋人身影:有为皇帝效命的西洋画师,有前来面见皇帝的外国使节,还有贪婪的入侵者和掠夺者……在他们的回忆录或书信中,关于圆明园的片段像一幕幕蒙太奇的镜头,……

  • 四千米高原上的千年石刻

    『六月飞雪七月冰,八月封山九月冬,一年四季刮大风』。这就是石渠,四川省甘孜州西北边陲的一个县,海拔平均4580米,被誉为『生命禁区』。就在这里,2010-2013年,考古人员接连发现了三处共计17幅早期石刻遗……

    作者: 张延清  

  • 发现者说 邂逅石渠吐蕃石刻

    在我们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的库房里,有三幅石刻拓片,每次要拿出来展示,都是一件“麻烦事儿”,因为它们太大了,大到即便放在办公楼的门厅,也无法完整摊开。这些拓片来自甘孜州石渠县,是2005年我院与……

    作者: 王婷  

  • 雅安古严道 西南丝路的一堂政治课

    西南丝绸之路上,有条被“清风雅雨”冲刷着的神秘古道——旄牛道,它是中国最早对外陆路交通线的重要一段。古道上有一座充满传奇色彩的小村,村人从事着渊源久远的手艺活,村外古城埋藏着先秦时代的宝器……

    作者: 唐建  

  • 把风筝玩到“极致”

    喜爱“微型风筝”的“风友”,都是在初遇它的刹那间对它“一见钟情”的。制作精良的微型风筝完全可以成为风筝中的珍品。因为它是工艺、材料、艺术及制作者心血和创造力的结晶。它把风筝制作推到了一种极……

    作者: 松明  

  • 唐才常:维新的悲剧

    若论在那场轰轰烈烈的维新运动中的功绩,唐才常不应该是一个无名小卒。然而,他的名字对于今人来说,却很陌生。他的一生,因新学而改变,最终成为了一个堂吉诃德式的维新斗士。然而,他崇敬的新学和老师……

    作者: 陈华丽  

  • 民艺镜头

    浙江省丽水市景宁县东弄村,畲族传统织布技艺。四川省成都市青羊区金河路,传统卤漆制作技艺。

  • 落第书生的幸福生活

    一场重要的选拔考试,落榜者人数往往远超金榜题名者。比如唐代的科举考试,每年各科录取者不超过50人,有时只得一二十人。宋代虽然扩招一二十倍,但落榜者仍是一支庞大的队伍。

    作者: 张小溪  

  • 袁世凯策划了“北京兵变”?

    1912年2月29日(农历壬子年正月十二)晚8时左右,夜幕笼罩下的北京城已经安静下来,各家都掌灯了,东城外突然传来数声炮响,然后枪声大作、人声鼎沸,成群结队的士兵涌入城来,横冲直闯,对沿途的店铺、商……

    作者: 松明  

  • 发现圆明园

    我去了5趟圆明园,每次都想照着手中的《圆明园盛景图》一一访遍,哪怕是找到一个基座、一块石头也好。直到与同事余荣培、金建辉去拍摄“圆明园”专题的封面时,我终于放弃了这个想法:圆明园实在太大了,……

    作者: 戴莹  

阅读本期完整内容

使用微信扫一扫开始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