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时记


文章出自:中华遗产 2020年第01期

标签: 古代生活   

有人说,清明和冬至,是中国传统节日中的“另类”,因从节气而来,故既有自然属性,又具备人文意涵。为什么有些节气能成为节日?其它的却成不了?别急,我们来看看一千多年前的唐代,关于过节有什么规定。

唐玄宗时官修的行政法典《唐六典》规定,大唐官员享有“假宁之节”,这个“节”包括元正(旦)、冬至、寒食、清明、端午、七夕、中秋、夏至……具体来说,立春、春分、立秋、秋分、立夏、立冬各给休假一日;夏至给假三日,节前一日,节后一日;冬至七日,节前三日,节后三日;寒食通清明,给假四日。

“假宁”,即国家官吏的法定休假制度,也是公务员们因婚丧等事由向主管部门申请给假的制度。从这段记载来看,不止清明、冬至,就连“二分”“四立”也都是节日,都得照规定放假。而这种把节气当节日的做法,其实并不是李唐的独创。

明 周臣 春游闲眺图
摄影/Panda

山东大学教授刘宗迪,在《从节日到节气:从历法史的角度看中国节日系统的形成和变迁》一文中写到,上古时期,每当特定的节气到来,先民们都会举行相应的庆祝仪式,那时农时周期和庆典周期是一致的,节气就是节日。后来有了成文历法,也就是先秦时出现的夏历,人们改用阳历纪农时,用阴历纪年月。为了便于安排社会生活、协调社会交往,就必须在历法周期上,给全民性的庆典、仪式和祭祀活动规定一个明确的日期,如此一来,就导致了庆典周期和农耕周期、节日和节气的分离,“而原本要举行庆典活动的节气,则被剥除了庆典内容,在阳历中作为单纯的农时周期保留了下来”。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