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高黎贡山 怒江金丝猴的清晰影像在这里诞生 这个金丝猴新种已知分布于缅甸的克钦邦以及云南怒江畔的高黎贡山。根据相关的调查研究,分布在中国境内的怒江金丝猴可能有10群,它们主要活动范围在海拔2600米至3100米,总数量在490只至620只之间。不久前,这个灵长类新成员的首批野外影像终于被清晰地拍摄到。在怒江金丝猴的栖息地,摄影师还拍摄到难得一见的楔尾绿鸠。

云南怒江畔

怒江金丝猴之后 中国是否还有 金丝猴新种? 在树梢,两只幼年怒江金丝猴好奇地看着摄影师,如同人类对于它们的好奇。其实在片马镇当地,村民早已知道这种猴子的存在,当地人称之为猕阿(míā)。可是对动物学界来说,怒江金丝猴却是才被发现不久的新物种,学术界对它们的行为、分布了解得还非常有限。不知是否还有第六种、第七种金丝猴,藏着中国西南的深山中,等待着人们去发现。 摄影/左凌仁

云南怒江畔

高黎贡山 怒江金丝猴的清晰影像在这里诞生 这个金丝猴新种已知分布于缅甸的克钦邦以及云南怒江畔的高黎贡山。根据相关的调查研究,分布在中国境内的怒江金丝猴可能有10群,它们主要活动范围在海拔2600米至3100米,总数量在490只至620只之间。不久前,这个灵长类新成员的首批野外影像终于被清晰地拍摄到。在怒江金丝猴的栖息地,摄影师还拍摄到难得一见的楔尾绿鸠。

云南怒江畔

中国境内的川金丝猴、滇金丝猴、黔金丝猴,加上分布在越南的越南金丝猴,世界上原本记录在案的金丝猴共有4种。但是从2010年以来,在中缅边境一带一种毛色全黑的金丝猴新种逐渐被人们发现。摄影/左凌仁

云南怒江畔

喜马拉雅山特有的灵长动物 在中国与尼泊尔的边境口岸樟木镇,喜山长尾叶猴在森林与灌丛间活动、觅食。这种叶猴和尼泊尔以及印度常见的长尾叶猴是不同的种类,它们仅仅分布于喜马拉雅山陡峭崎岖的山地间,凭借地形的保护,逃避人类的侵扰。摄影/左凌仁

花木鸟兽

暗紫脆蒴报春 Primula calderianda 摄影/左凌仁

花木鸟兽

红胸角雉 Tragopan satyra 摄影/左凌仁

花木鸟兽

云雾林中棕尾虹雉悄然出现 棕尾虹雉又名九色鸟,常集小群活动在喜马拉雅山林线附近,觅食于高山灌丛和草甸。它被尼泊尔人奉为国鸟,其雄鸟体长约70厘米,羽色鲜艳并闪烁着彩虹般的金属光泽。棕尾虹雉数量非常稀少,即便攀爬到喜马拉雅山的林线地带,想要见到棕尾虹雉也是件可遇不可求的事。或许是摄影师的执著等待感动了山神,一只雄鸟终于在雨雾中出现,它站立在岩石上发出报警的哨音。快门按下,棕尾虹雉与它最为典型的生活环境被一同记录下来。 摄影/左凌仁

花木鸟兽

火尾希鹛 Minla ignotincta 摄影/ 左凌仁

花木鸟兽

现在是保护穿山甲最后的机会 对于穿山甲,我们还有太多的未知。这种被利用千百年的动物,我们索取太多,也亏欠太多,它们理应得到我们的保护。而现在,就是它们的机会,也是我们人类的机会,最后的机会!摄影/左凌仁

寻找中国最后的穿山甲

黄喉雉鹑 摄影/左凌仁

三江源相机 “狩猎”大赛

守护羌塘的宁静 在羌塘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玛依岗日保护站附近,一群藏羚羊在山坡上悠闲地觅食。随着全球气候进入一个变暖的小周期,青藏高原的温度和降水等格局也在悄然发生着变化——近些年来,羌塘高原及周边的内陆湖泊的面积出现了一定的扩张,上涨的湖水为羌塘带来了更多的湖滩湿地,同时也淹没了一部分的牧场。由于当地保护力度较大,包括藏羚羊在内的大型食草动物种群数量上升,与人类的居住区以及人类蓄养的家畜产生了冲突和矛盾。羌塘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拆除了一部分牧场的围栏,同时也迁走了一部分牧民,为野生动物腾出生存空间。羌塘在保护荒野方面积累了很多的经验,未来的环境是多变的,这些经验或许也需要随着实际的情况加以调整。届时的羌塘,会为我们带来更多的故事。摄影/左凌仁

羌塘 藏北荒野上的生命之光

推荐谈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