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考之极 打开西藏的科学视野
从第一次到第二次 青藏科考45年间


发布时间:2020年02月27日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增刊 作者: 马丽华 

标签:

自从1973年成立中国科学院青藏高原综合科学考察队以来至今45年间,青藏科考事业造就了40余位两院院士,凝聚了一大批富有活力和创新精神的中青年科学家。2017年8月正式启动的中国科学院第二次青藏高原综合科学考察研究旨在揭示青藏高原环境变化机理,优化青藏高原生态安全屏障体系,提出绿色发展途径的科学方案。在第二次青藏科考开启一周年之际,本刊特别邀请了作家马丽华为我们梳理青藏科考的45年历程;同时还邀请到奋斗在科研第一线的老中青三代科学家,请他们讲述自己的青藏科考故事,其间深情,弥久不散。

 科学家自述

孙鸿烈  郑度  陈宜瑜  姚檀栋 徐祥德  陈发虎  朱立平  徐柏青 康世昌  邬光剑  邓涛  张镱锂 樊杰  杨永平

图片及资料提供/第二次青藏高原综合科学考察研究队 等 全刊专家头像绘画/李亚龙

2017年9月份,第二次青藏高原综合科学考察队湖泊分队在阿里地区的圣湖玛旁雍错考察,测量湖泊水下地形、测量湖泊水质、钻取湖泊岩芯。这张照片中,科考人员正在从湖底采集上来岩芯。青藏高原湖泊岩芯被认为与冰川上的冰芯一样,是地球环境变化信息的存储器。迄今为止,朱立平研究员的团队在青藏高原的21个湖共钻取了26根4—12米长度不等的岩芯,总长度120米左右。

一部自然演化史,一部科学探索史,进展于青藏高原,堪称史诗级别的宏大叙事。尽管就体量而言这两部史诗缺乏可比性——以一两百年的时间去解读五六千万年以来大高原的前世今生,可贵在于人类探索未知的勇气。然而一两百年考察经历的大部时间里,多属零散的、有限范围的个人行为;即便新中国成立后加大了力度,出于多方条件限制,也难免时断时续。所以真正使得青藏科考成就为一项事业的转折点,出现在1973年,中国科学院组建了一支科考队。成建制、有规模、不间断且一脉而今是其特点,从这里我们将要看到青藏研究事业的萌发,怎样从承担填补地区空白的任务出发,最终挺进地球科学前沿领域第一方阵;将要看到青藏高原如何成为国际地球科学界瞩目的热点地区。“青藏研究正在解释全球,而全球的研究同时丰富了青藏研究”(刘东生,2005年)。鉴于2017年“第二次青藏科考研究”启动,被追认为“第一次青藏科考”行动的,专指这支于1973—1992年从事了西藏地区、横断山区、喀喇昆仑山—昆仑山科考活动的“中国科学院青藏高原综合科学考察队”(简称青藏科考队)。

1966年中国测绘专家第一次测量珠峰的高度为8848米
中国科学家对珠穆朗玛峰的考察始自20世纪60年代,由中国科学院和国家体委联合组织了中国珠穆朗玛峰登山科学考察队,在以珠峰为中心的7000平方公里的范围内进行考察,考察专业包括地质、地貌、测绘、气象、水文、植物、动物等。这次考察中划分了珠穆朗玛峰的自然垂直带,确认了珠峰地区的现代冰川正处于强烈的消融退缩阶段。
这是中国科学家第一次对珠峰地区进行真正意义的综合科学考察
1966年至1968年间,由100多人组成的中国科学院科学考察队,对以雅鲁藏布江为北界、中尼边境为南界、西起吉隆、东至江孜、仁布、亚东一线5万平方公里的珠峰地区进行了综合考察。考察的中心课题是“喜马拉雅山的隆起及其对自然界与人类活动的影响”。图为科考人员在珠峰地区测量太阳辐射。

回望第一次青藏科考历程

1973年春夏之交,青藏科考队初次踏上征程的时候,仅有区区40余人。来自中科院多家研究所的队员从全国各地赶往成都集结,然后乘坐人货混装的“解放”牌卡车沿川藏线一路向西。那时的318国道路面尚未硬化,二郎山、雀儿山隧道尚未开通,道阻且险。车队在西藏八宿县境内离开国道,沿然乌湖南下,翻过德母拉山,察隅在望。风尘仆仆的队员们欢呼雀跃,随即是全身心的迎向和投入。

责任编辑 / 刘晶 任远方 孟现莉  图片编辑 / 王彤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