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东南加榜
梯田五月好风光


发布时间:2014年08月05日 文章出自:地理社区 作者: 晓峰 

标签: 从江县   乡村印象   梯田   

结束了红土地之行,火车,班车,我从云南进贵州,经凯里,榕江,第三次来到了月亮山里。
这次先到的是加鸠乡。从江县城和榕江县城都有到加鸠乡的班车。
五月下旬黔东南大雨暴雨,公路不断有塌方和泥石流发生。我们好不容易才来到加鸠乡。
从加鸠乡走出去一公里多,就是美丽的摆少梯田。
虽然已经去过加榜梯田两次,但是初见摆少梯田,还是有惊艳之感!
几声闷雷,一阵山风刮来,树叶沙沙作响,又快下雨了,我们赶紧往回走。
摆少,是加鸠乡的一个村。要是有好天气,这里的梯田,肯定是非常美的。
转眼间,雨点渐大。赶紧回加鸠乡。
次日一早,我们在加鸠乡坐上光辉-从江的班车,经宰便镇后在党扭路口(现在已建起一个写有“加榜梯田”的木牌坊)下车,开始徒步朝党扭村走去。
从路口走到党扭村的老王家,三公里左右。
党扭村,我们还是住在王明兴家里。和老王很熟了,走到他家门口时,真有些“宾至如归”的感觉。
从老王家里的大窗看下去,美丽的党扭梯田尽收眼底,但是要看到更多的景色,还是得沿着山路走下去。
在老王家里,碰见几位某处来的“大师”,他们在窗口不停地“创作”,我跟大师们说,走到下面去可以拍摄的题材更多,大师们问我汽车可以开下去么?我笑了笑,就走开了——这山里的梯田,能开车去么?
最后,大师们没下去,也许是不信我,也许是怕太辛苦。
这里的村民们非常友善好客,路上见到,总是一个微笑一声招呼。
加榜梯田,相对于元阳梯田而言,虽然规模不大,但是可拍的题材不少。更为妙绝的是,就在田中间,我们经常会看到建有几幢木板瓦房,平添了几分质朴平和。
黔东南,从江,月亮山里。
古朴的村落,在晨雾中醒来,在暮霭里睡去。
于是,古朴的人们,日出而作,日入而息。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几百个寒暑过去,四季更迭,山间的梯田绿了又黄,黄了又绿,不变的,是这山,这水,和在这里劳作的人们......
这里,就是加榜梯田。
五月底,又是山里人家的插秧农忙时节,我第三次来到了这里。
大雨初歇,路边的菜地里,晶莹的雨珠挂在叶子上。
天边翻滚着乌云,湿润的空气和植被的清香匀在一起,叶子动也不动,四周显得更是静谧。
月亮山中,村民们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
顺着细细的田埂,可以一直走到村子里。
这个村子是党扭的一个组,四周都是水田。
党扭梯田。
月亮山里,初夏的早晨,凉风轻拂,梯田好似一位少妇,早早起来,正在梳妆。
下了几天的雨,昨夜停了。
我一早起来,沿着山路走在田间。微风里有一丝甜甜的润润的气息,似有似无,也许,那是秧苗们轻轻的呼吸。
从江,党扭梯田。
生活。
家园。
背着孩子,挑着秧苗,带着午饭,下田插秧。
早晨,沐浴在晨光里的苗寨。
望着眼前的景色,我忽然想起徐志摩的《再别康桥》:
“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昨夜,凉风习习,满天星斗,在老王家的门口乘凉,我问老王,这天气明早会不会有云雾出现?老王说,肯定会有,这里是头天下雨,第二天一定会出现云雾。
果然,早晨六点多钟,山沟里的云雾就飘上来了。
忽然,山谷间云雾骤起,随风来,又随风去。
人生百年,一梦而已。
御轻云,
莫逡巡。
江湖从此远,
河山任我行。
山间的轻烟尚未散去,早晨的阳光已洒满梯田。
我小心翼翼地走在细小湿滑的田埂上,听凭露珠打湿裤脚和鞋子。田埂边就是一两米高的陡坎,保持平衡慢慢地走。
在月亮山里旅行,最大的感受就是这里保留着的农耕传统和淳朴民风。
我们住在老王家里,老王全家都下田劳作去,但是他家里的门是从来不锁的,我问老王,家里丢失过东西没有?老王笑了笑说,一万个放心,家里从来没丢失过啥物件。
后面在加车村,我们住在王波家,小夫妻都下田去,也是门不上锁。
党扭梯田。
刚插下去的秧苗,吸吮着昨夜的露水,绿油油的,生机盎然。
远处的鸡鸣传来,声声入耳,小村的人们已忙碌起来准备下田。
下田的村民们。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村民们说,插秧就快完成了,过几天就可以喘口气休息休息了。
山里梯田的耕作确是辛苦。
“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去年我到加榜的党扭、加车是九月底,山里到处糯稻飘香,人们敲锣打鼓赛芦笙,正欢度着新米节这隆重的传统节日。
这次到加榜是五月底,初夏,是插秧农忙时节,也是山里梯田最好看的时候。
从山下上来,回到老王家里,收拾东西,准备徒步前去加车村。
出发前,在老王家的窗前,又拍了一张全景。
短短的七公里,很快就走到了加车村。
从加车村沿公路再往前一公里左右的地方,有一个地方叫羊松,从这里看山下的梯田,很是漂亮。有太阳的话,此地适合下午三点到四点这个时间段去,可惜我去的时候没阳光。
离开党扭的老王家,徒步前往加车村。
党扭到加车大约7公里,一路走来,都是风景。
层层叠叠的梯田,在阳光的折射下,熠熠发光,风姿绰约。
还是我在红土地的帖子里说到的,有些地方是需要徒步的,不然你就可能会和美丽的风景擦肩而过。
这一天在加车村,见到有两个女游客,坐着班车下午三点多钟来到加车村,在村子边上走来走去,然后第二天一早就坐七点多的班车走了。也许,她们是没时间玩。也许是她们觉得这地方一点都不好玩。总之,我替她们感到遗憾,如入宝山而空手回。
从党扭村徒步前往加车村的这七公里,沿途都是观赏加榜梯田的好去处。
我走到这里,坐下来休息喝水,山风轻轻,眼前就是充满了生机的层层梯田,端的是心旷神怡!
从党扭村徒步前往加车村七公里。
大山里的人们,生活得确实不易。
一位村民,正从田埂间走过。
山高谷深,人在其间,似沧海一粟。
早晨,太阳被薄云遮住。
从加车村的村后小路走上一公里左右,就是观赏加车梯田日出的好地方。
须臾,山谷间忽然飘来一朵浮云,为清晨美丽的梯田平添了几分灵气。
在加车村的村口左侧,有一条小路,可一直走到羊松梯田。
羊松梯田,是加榜梯田最好看的部份。
从高处望下去,层层叠叠,或高或低,曲线玲珑,错落有致。
这不正应了“可圈可点”这句话?
天阴阴的,好似又快下雨了。
看羊松梯田,少了下午的阳光,就少了很多线条凹凸的美感。
山里的气候多变,在加车村的王波家住了两个晚上,一到夜晚就满天繁星,和田间的萤火虫交相辉映,可白天,太阳公公就是不出来——气煞老夫也!
加车村,羊松梯田。
大山里,一个人的羊松梯田
何须高台夸媚色,丰姿绰约在山间。
黛瓦板房,绿苗清风。
初夏的加车村,静静之间又见生机勃勃。
加车村口,云雾初来。
只缘身在此山中
离开加车村之前的半小时,云雾之中的村子,似幻似真,犹如仙境。
大雾弥漫的早晨。
一阵风起,只见山谷间的云雾向村子卷来,好似千军万马奔腾而来呼啸而过。

>>> 此文来自地理网社区,点击查看原文 <<<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